<dd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dd>
  • <tbody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tbody>
    <span id="wje4c"></span>
    <th id="wje4c"></th>
    <nav id="wje4c"><big id="wje4c"></big></nav>

    
    

    <dd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dd>
    長江商報 > 日本經濟安保戰略牽引新興產業發展

    日本經濟安保戰略牽引新興產業發展

    2024-01-11 07:58:00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近年來,日本新興產業在紛繁復雜的國際環境中艱難生存。新冠疫情、中美博弈、烏克蘭危機、巴以沖突等加劇了國際社會的分化和競爭,也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造成了實質性影響。對于資源、能源高度依賴進口的日本來說,一段時期以來面臨著供應不暢問題,也引發其對于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的擔憂。而在中美博弈背景下,如何處理與日本經濟關系高度緊密的中國的關系,成為日本不得不考慮的重要問題。

    從經濟利益角度來看,中日產業鏈高度互補,各有特長,區位優勢顯著。雙方沒理由不合作,也不應該不合作。然而,從近年來日本對華產業鏈供應鏈問題上的行動來看,安全問題的泛化已經左右了日本政府的決策,成為其開展對華經濟合作最優先的考慮事項之一。此外,岸田文雄政府加大了對美國政治經濟政策的附庸力度,深度參與到了對華“脫鉤斷鏈”的國際事務中。岸田政府牽頭制定的經濟安保戰略,更是從國內政策導向上明確,要構建不依賴中國的產業鏈供應鏈體系,為此還設計了一系列“特定重要物資”清單。事實上,所謂“自我保護”只是日本政策目標的一部分,在部分領域成為地區乃至全球的“領軍角色”也是其重要目標。

    通過經濟安保戰略,日本加大了對本國企業的控制力度,也試圖借機加速推進本國新興產業的發展,形成對中國的比較優勢。

    謀求逆轉

    新能源汽車是日本關注的重要課題。無論是從歷史還是現實看,日本在汽車領域的國際優勢均較為顯著。然而,近年來,中國新能源汽車飛速發展,讓日本感受到了強烈危機。去年的東京國際車展上,比亞迪汽車的刀片電池、原地掉頭等“黑科技”讓日本媒體直呼“黑船來襲”。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23年1月至11月,中國汽車出口增長58%,達441.2萬輛,超越日本1月至11月的399萬輛汽車出口量,居全球首位。據日本媒體報道,2023年10月和11月,日本國內電動汽車的銷量占新車銷量均未超過2%,不斷創下新低。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強勢出海,正在打破日本汽車在歐洲、東南亞等地區的市場競爭優勢。

    日本在純電動汽車領域起步較晚,與此同時,在追隨美國實施對華產業鏈脫鉤背景下,如何擺脫“中國依賴”成為日本政府進一步關注的課題。日本將蓄電池列入經濟安保概念中的重要物資領域,不斷加大對蓄電池企業支持,日本經濟產業省在2024年度預算案中列入了2300億日元規模的預算,希望能在2030年將國內蓄電池的制造能力提升至現有水平7倍以上。為確保稀土領域資源,日本政府“自我挖潛”,通過加大南鳥島海底稀土資源勘探力度試圖實現“自給自足”。為此,日本政府推動海洋開發戰略,強化水下無人機技術運用、建造離岸風力發電設施,甚至計劃在今年春季將小笠原群島海域海底列入大陸架。但目前從技術層面看,南鳥島6000米水下開采試驗,由于關鍵設施揚泥管進口受阻,從而被迫推遲,尚處于擱淺狀態。此外,日本政府尋求國際合作,在G7峰會等國際場合提出合作構建在非洲、中南美洲開采提煉稀土的體系。去年底,新上任的日本經濟產業大臣齋藤健訪問沙特,雙方簽署備忘錄,探討在第三國的礦山協調投資和項目設計,主要開發對象是在汽車和電子設備中廣泛使用的銅,以及在蓄電池中不可或缺的鎳和鋰等。

    此外,日本汽車制造商不斷加大技術突破力度,希望通過“彎道超車”實現逆轉。據日本媒體報道,全固態電池成為日本車企翻盤的希望。相對現有鋰離子電池而言,全固態電池擁有充電時間短、續航時間長的優勢,且由于其無需冷卻降溫,能夠實現小型化、輕量化。豐田汽車、本田汽車等均計劃在2025年之后推出全固態電池的電動汽車。然而必須看到,全固態電池的制造成本顯然更高,生產設備、產業鏈的搭建還不夠完善,如何推進低成本量產,發揮日系汽車高性價比的優勢,仍是日本車企必須要面對的課題。

    巨額補貼

    半導體更是日本重點關注的領域。在美牽頭構建的尖端半導體“去中國化”框架中,日本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去年7月23日,日本政府將尖端半導體制造設備等23種產品納入出口管制,并以“白名單”形式將中國排除在外。雖然其實際影響目前仍難以準確評估,但從美后續一度允許韓國、荷蘭等部分國家放松對華半導體設備等出口來看,這種“封鎖”似乎并沒起到應有效果,反而激發了中國企業的研發熱情。

    過去一段時期,日本政府高調歡迎各國、各地區尖端半導體制造商“進駐”,并予以巨額資金支持。如對美國美光科技提供1920億日元,推進研發用于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的下一代存儲器。更重要的是,進一步加大了對本國企業的支持力度,對于本國企業Rapidus2納米半導體開發計劃,日本政府今年將對其補助開發費5900億日元。

    除了資金援助,人才領域的國際合作也成為日本推進半導體產業發展的重要關注點。為保障2納米尖端半導體生產,Rapidus公司去年招聘了超過200名40歲至50歲具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并在其中選派80人赴美國IBM參加培訓。荷蘭ASML也將于今年在日本北海道建設技術支援據點,派百人規模團隊協助Rapidus新廠的生產線作業和維護。

    對于尖端半導體領域的癡迷,日本似乎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高度。不難看出,日本政府以美國對華遏制為契機,加大國際合作力度,“借船出!蓖苿颖緡夹g突破,形成比較優勢的意愿非常明顯。但不得不看到,目前日本在尖端半導體開發領域的投入巨大,事實上并不具備自主研發的基礎和能力,在技術上高度依賴荷蘭和美國。不能忘記的是,去年4月,美國大型半導體代工企業格羅方德以非法使用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為由起訴美國IBM,理由正是IBM向合作伙伴Rapidus非法公開了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這一度為日本的尖端半導體研發蒙上了陰影。此外,據Rapidus測算,為生產2納米半導體,到2025年4月試生產線投產前即需要資金2萬億日元,等到2027年量產時總計需要資金5萬億日元。日本政府還能否替其填補這一巨額的資金缺口,值得關注。

    總之,從日本經濟安保戰略牽引新興產業發展的實際效果看,曾經以盈利為主要目標的部分日本企業目前身處恐慌之中,不敢輕易拓展對華業務,白白失去了很多機會;為實現資源、能源的“去中國化”以及尖端半導體等領域的對華比較優勢,日本政府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資金,也引發了民眾對于未來能否收到回報的質疑。在紛繁復雜的國際形勢下,對于能源、資源高度依賴進口的日本政府來說,如何“十個手指彈鋼琴”,同時做好維持經濟利益、促進科技發展、理順國際關系、穩定國內情緒,已經成為不得不面對的課題。(經濟日報)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偷拍视频网站大全,国产91久久久久久久,超碰人人爽天天爽天天做,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麻豆,妓女妓女影院妓女影院妓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