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dd>
  • <tbody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tbody>
    <span id="wje4c"></span>
    <th id="wje4c"></th>
    <nav id="wje4c"><big id="wje4c"></big></nav>

    
    

    <dd id="wje4c"><track id="wje4c"></track></dd>
    長江商報 > 東方園林連續4年錯報年報收罰單   近4年虧95億負債率89%亟待脫困

    東方園林連續4年錯報年報收罰單   近4年虧95億負債率89%亟待脫困

    2024-01-24 08:24:13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PPP第一股”東方園林(002310.SZ)仍然未走出困境。

    最新的消息是,由于2019年至2022年的年報錯報,東方園林被罰款150萬元。

    過去幾年,東方園林經營業績慘淡。2020年至2022年,公司連續三年虧損,加上2023年前三季度,合計虧損94.55億元。

    2019年,因為財務危機爆發,曾經的知名女企業家何巧女轉讓控制權,北京朝陽國資入主。從經營業績方面看,東方園林的經營仍然十分困難。

    曾經備受關注的財務壓力,如今是否緩解?截至2023年9月末,東方園林的資產負債率為89.27%,繼續攀升。前三季度,公司財務費用高達6.59億元。

    二級市場上,2024年1月23日,東方園林的收盤價為1.72元/股,與2017年10月25日的22.80元/股相比,跌去了超90%。

    1月19日,東方園林披露,全資子公司中標約19.90億元項目。這是否意味著公司經營向好?

    連續虧損危機未解

    年報披露的信息不準確,東方園林及相關責任人收到了罰單。

    2023年7月12日,東方園林公告,公司收到證監會下發的立案告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立案調查。

    時隔半年,調查結果出爐。今年1月19日,東方園林收到北京證監局出具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經查明,2018年6月,東方園林及其子公司組成聯合體,中標廣西貴港市覃塘區全域旅游PPP項目(以下簡稱“廣西貴港項目”)。2019年12月,東方園林根據與供應商成本扣減結算情況,調減廣西貴港項目相關成本2232.19萬元,但未在2019年相應調減營業收入3541.84萬元,直到2022年才進行調整。該情況導致公司2019年度虛增收入、利潤及資產各3541.84萬元,2020年度、2021年度虛增資產各 3541.84萬元,2022年度虛減收入、利潤各3541.84萬元!20東林G1”公司債券募集說明書使用了2019年年度報告相關財務數據。上述事項導致東方園林2019年至2022年年度報告及“20東林G1”公司債券募集說明書存在錯報。

    連續四年年報錯報,是否系人為財務造假?北京證監局表示,本案系會計錯報所致,相關年度虛增、虛減金額并無變動等。

    基于上述違法違規,北京證監局擬對相關責任方做出處罰,對東方園林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150萬元的罰款;對東方園林時任董事長慕英杰,時任總裁、董事劉偉杰給予警告,并各處以70萬元的罰款。

    1月22日晚,東方園林披露,公司收到深交所下發的關注函,基于上述違法違規行為,深交所將對東方園林及相關當事人采取相應監管措施。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年報錯報的背后,東方園林的經營業績數據頗為難看。

    2019年至2022年,東方園林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81.33億元、87.26億元、104.87億元、33.73億元,同比變動-38.82%、7.28%、20.18%、-67.8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分別為0.52億元、-4.92億元、-11.58億元、-58.52億元,同比變動分別下滑96.75%、1048.38%、135.32%、405.23%。一年大幅下降,三年連續虧損。

    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17.59億元,同比下降49.54%,凈利潤為-19.53億元,同比下降19.74%。

    上述凈利潤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不到四年,東方園林累計虧損94.55億元。

    流動負債298億創新高

    接連大額虧損,東方園林的經營危機沒有解除,造血能力基本喪失,與之相關是財務壓力也沒有明顯緩解。

    東方園林主要從事生態建設業務(水環境綜合治理、市政園林和全域旅游)、工業廢棄物循環再生業務及固廢處置業務,處于資金密集型領域。

    公司立足水資源、水環境、水景觀“三位一體+智慧水務”的理念,聯合旗下設計子公司、生態研究院、水處理公司等,向客戶提供全流程的水生態優化服務,具體模式主要為通過EPC、PPP或EOD等模式參與地方政府海綿城市建設、河道修復、生態農業、鄉村污水處理等一二三產融合項目。因此,公司被稱為“PPP第一股”。

    PPP模式下,投資較大、周期較大,成本回收較為緩慢。曾經,東方園林采取借新還舊模式,維持經營資本運轉。

    2018年,一次發債失敗,徹底打破了東方園林的資金平衡。2018年5月,東方園林原計劃發債10億元,用于償還10天后到期的8億元的超短融債。結果,發債爆冷,僅完成0.5億元的發行。自此開始,東方園林流動性危機爆發,市場對其經營情況懷有疑慮,借新還舊模式難再持續。隨著資金的持續吃緊,東方園林又因裁員、欠薪等事件再次被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其財務狀況和資金難題引發前所未有的關注。

    面對資金困局,東方園林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引入外部資本,但其經營狀況、財務狀況仍未見好轉。

    2019年8月,東方園林的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引入北京朝陽國資,通過轉讓股權、表決權委托等形式,將公司控制權轉讓給朝陽國資委旗下的國資平臺。

    然而,易主四年,東方園林的財務狀況并未實質性改善。

    數據顯示,2023年9月底,公司資產負債率為89.27%,為2009年上市以來最高水平,較年初上升4.12個百分點。期末,公司賬面上的貨幣資金7.55億元,對應的長短期債務合計為85.28億元。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財務費用為6.59億元,較上年同期略有增長。

    2023年9月末,公司流動負債297.96億元,同比增加33.84億元;對應的流動資產208.77億元,同比減少37.23億元。流動負債較流動資產多89.19億元。這似乎說明,公司財務壓力較期初增大。

    營業收入大幅下滑、凈利潤持續虧損,財務壓力較大,東方園林靠什么擺脫困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偷拍视频网站大全,国产91久久久久久久,超碰人人爽天天爽天天做,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麻豆,妓女妓女影院妓女影院妓女网